中商商业工程技术研究院

尹传高 哲学(十九)

 二维码
作者:尹传高 博士

第八章:管理的创造

    对中国企业管理的问题作出客观和审慎的透视是我们的爱好。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不希望用“批判”这个词来表达对一些管理问题的看法。但事实上,“批判”在这里却是恰如其分。

    一、理念。大多数企业理念只是一种口号,流于形式,是挂在企业办公室墙上的追求时髦的装饰品,由于对理念理解得不深不透,没有将理念做到贯穿企业发展的灵魂,企业的内在发展逻辑就出了问题。

    二、路线图。马上就行动当然会提高企业效率,但也会带来执行面上的盲目。我们的企业缺乏一种素质,即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把路线图上的各个环节制约因素都想得很透彻。预测未来虽然很难,但对于管理者而言,却十分必要。

    三、战略。没有战略,战略空洞化或战略缺乏策略的支持都是制约企业发展的重大问题,战略是管理者自我实现的基础,马虎不得。

    四、策略。点子思维、雕虫小技都不能使战略得到有效实现。策略是方法的整合,中庸与效率有效结合的试金石,凡事“度”最难,很多企业战略有余,策略不足,理念领先,方法滞后,是缺乏大智慧的结果。

    五、人。一方面讲企业唯一的财富是人才,但这只是一个空洞的观念,德与才之间,德为先,希望人才是清教徒,给人才灌迷魂汤;另一方面将人过于工具化,“人是机器”,但“上帝死了”。必须将“道德人”、“机器人”回归到“经济人”中来,一句话管理者对人的理解有多深,管理的质量就会有多高。

    六、领导。传统的领导者有两个极端的倾向:老板意识过强或平民意识过强,但缺乏主体意识。领导的作用是发挥自己的主体意识,在组织目标实现的同时得到个人哲学观的实现。

    七、组织。抱团和平均主义在现在的组织中十分流行,人们对所谓团队精神有太多误解。企业是在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的良性竞争中发展健全的。总之,组织的目的不是团队,而是个人。

    八、方法。没有系统的学习,就没有系统的方法,就难以形成一个成熟的模式,学习型组织的建立不是消融个性,而应使主体意识得到复苏。可惜的是我们的企业知识底座如一处沙漠。

    九、模式。由于方法上的形而上学,在管理上脱离实际,对模式的盲从或蔑视都很难使管理走向成熟,也难以真正实现企业管理的秩序。

    十、企业文化。我们应该去构建一种生态型的组织,不应将企业文化当作应景之作,照搬照抄一些形式。须知,企业文化是人自身的哲学萌芽开花的结果,是生长之物,是生命和精神的外化。

   

战略概念是如何开始在我的头脑中出现的?一个人是如何演变为一个战略专家的?战略思维到达是如何形成的?战略家到底具备什么样的基础和人生你?一个学习战略的人又如何真正的使自己成为战略家呢?

战略是现实的智慧,在多年战略咨询和管理顾问之后,我更加认同这样的思考。

    战略是如此的重要,因此,对每个人来说,如何具备战略思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我的管理顾问工作中,我经常听到企业家们觉得战略是空的,但同时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的公司是没有战略的。因此,战略问题在中国的企业中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我的战略专家之路是如何进行的?我一直在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关注这样的一个个性化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有效的去了解战略形成的关键,也是人生如何通过创造而获得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好的自己就是符合自身战略的,好的自己就是对自身的战略实现得比较好的,好的人生应该是能够把战略无意思上升到战略有意识的,是能够主动的去了解和描述自身战略的,做到了这样一点,我们的战略思维才可以生长出来,才可以能够把战略执行贯彻到底。

从这个意义上讲,自己的战略理解直接决定个人事业的战略理解,这样的一个逻辑联系决定了本书不仅仅是一本个人的战略书籍,更是一个组织,一个组织战略思考的关键逻辑点。

   战略是现实的智慧,任何战略思维都是围绕现实目标和现实过程来展开的,因此,我们必须从最平常的现实中找到战略的答案。好在你已经准备好了。

   很多人对企业战略不理解,其实,在我看来,他是对其自身的人生战略不理解,因此,学习企业战略必须从了解自己入手,从了解自己的人生战略入手,从自己的战略思维中去领悟战略的精髓,这就是战略智慧的最核心的逻辑。

   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战略专家的路线图必须先是哲学家,因为哲学训练系统思维、逻辑思维和专业思维。哲学家和战略管理学家有着天生的内在联系,有着思维深处本质的边界。

  看来,一个战略专家应该有哲学的兴趣和思维方式,这就是思想的联系。我从我自己的思想路程中也证明了这样的事实。

  我的战略思想是如何形成的?我是如何通过思考找到自己的思想逻辑的?每个喜欢思考的人都有可能发现自身的战略地图。这样的战略也是从我本身的认识出发,认识我自己,就是一个哲学和战略管理的命题。

  在一个人没有战略概念之前,关于战略的理解可能表现在其他的一些方面,必如人生的目标,我到底以后将从事什么,该做什么,在学习的实践中,我们强调更多的是能力,学习能力,学习成绩,这些逐步形成战略系统的关键因素,这些因素,没有人把它上升到战略的高度,但事实上这样的一些人生实践正是战略的路径和战略思想形成的关键。

  回望过去,我的战略专家之路可以分为下面的几个步骤:

    第一步:个性形成。小时候我很调皮,经常和母亲吵架,气得我母亲不想活了,但我的无知形成了我的个性,一个坚持真理、不畏权威的个性。所以,在我以后的生涯中,我不断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进行创造。在高中时期,不断去挑战世界级的科学研究课题。我当时写的论文,老师都看不懂,就把它拿到大学去检验,以后,不了了之。从中也可以看出,现在的教育体制对学生所谓的创新是不支持的,因此,好的、真正有创造力的学生是没有太多的生存的土壤的。但我没有放弃,在诗歌的世界里播下自己思想的种子。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真的没有人能够去帮助你,只有你自己不断的去挖掘自己的价值,不断的去丰富它。

   第二步:哲学思考。任何一个真正的战略专家,必须经历这样的一个哲学思考的过程。当然,不是任何人能像我一样成为哲学家,进行真正系统的哲学创造,但你必须进行这样的过程,哲学之思考反映的是思想的逻辑,反映的是人如何对自己这样的一个最平常的题材的思考能力,它反映的是一种能力,一种对平常事物进行深刻洞察的能力,这样的一种能力对一个战略专家而言无疑是最为重要的,你像战略的思考就是针对企业或者其他组织的系统架构来的,如果你缺乏这样的能力,你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战略学家的。所以,现在一些所谓国学的流行与企业家们选择哲学思维是非常相关的,这种思考能力在很多一流的企业家中体系的比较明显,企业家进行哲学思考也是其战略形成的关键。

对我而言,不仅仅是进行哲学思考,我对哲学的系统学习和研究使我在“工具秩序主义”方面获得了一定的成果,离一个真正意义的哲学家不远。

何谓真正意义的哲学家?在我看来,必须是有系统的本体论,工具论和方法论的哲学研究者,必须是在某个领域存在比较专业性的成果。这样的人在中国并不多见,很多哲学教授只是教授一些知识,根本谈不上真正意义的创新,所以,中国有的是哲学教授,但并不多见真正意义的哲学家。

正是我在哲学方面的研究成果,有效奠定了我在战略研究领域的基础,这也是我作为一个战略专家的独特优势。战略是思想的积累,这种思想的源泉就是哲学,因此,我建议所有希望从事战略研究的人好好的研究下哲学,这种研究不是借鉴,而是真正的创新。

   第三步:专业思考。仅仅进行哲学思考并不能把这个人带到真的战略领域。我认为战略的专业性有它自身特色的规律,在我读战略管理的专业方向时,我对这个问题看到更加的清楚,有人说,凡是值得思考的东西,专家们都是思考过的,我们只是重新来思考。这个意思说的是战略思想吗?当然是,当然也不是。说它是,说明战略管理思考的问题是和哲学一样是非常有限的,也是非常基础性的问题,说它不是,战略需要对实践进行重新研究,它是现实的智慧,没有一个组织的战略是一样的,就像每个人一样,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我们必须重新进行思考。战略理论的丛林,历来总是哪些自己认为智力无法释放的人的领地,他们需要一个释放其智慧才能的领域,这个领域就是战略,因此,世界级的思想大师都是哪些在思考战略的人,是哪些把个人的系统价值系统附加在现实生活中的人,像本书一样,说的是我自己个人的战略,但事实上,确是一部组织战略的地图。

   第四步:工具创新。战略需要工具。因而对工具的巨大需求,成为工具创新的关键动力。我最早知道的工具就是战略分析经常运用到的SWOT分析工具,这样的工具战略咨询和战略分析都会运用到,这也说明战略专家需要在其思想的基础上,开始用量化的表达方法进行创造,这已经成为现在战略管理的特有现象。

    所以,在我以后的战略思考过程中,我不断地尝试进行战略工具的创新,特别是关键战略工具的创新。我在“工具秩序主义”哲学中,就开始探讨战略工具。我把“存在与思维的一致性”作为我的哲学的本体论基础,我画了关于存在与思维一致性的一个图来形象地加以描述,感觉效果比较好。可见,对工具的研究,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无意识地开始了。

中国在国际上有几个重要的符号,一是“中国崛起”,二是“中国制造”,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比较深的逻辑联系我们不去深究。我所关注的是“中国崛起”靠的是什么?靠“中国制造”吗?当然这应是其中之一,但一个国家的制造必然是与这个国家的管理咨询密不可分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离开管理咨询而能够将制造推上一个高的台阶。所以,美国有竞争战略和营销方面的理论大师,日本有精益战略和“丰田”生产方式的大师。我们中国必须形成这样的大师,否则何从崛起?

“中国制造”虽然靠摸石头过河的方式实现了第一次的伟大跨越,但是要想真正地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想要的位置,必然要重视管理咨询业的作用。而事实上,中国建国60年来,企业界和咨询界已经突破了不少西方管理理论,逐步在完善中国的咨询理论的创新版图。

一、中国企业的管理实践

   “赚钱才是硬道理”,正是这样的管理思维开始了中国企业的实践,中国制造凭借我们灵活多变的作业模式,强大的市场需求,丰富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开始了我们的制造长征,我们的机电产业,家电产业,家纺行业等等相应的建立起了我们的生产线和完善的制造体系。

但我们所依据的理论是什么?是按照市场需求的拉动,是我们自身的企业资源特点,比如,海尔在学习日本的生产线的同时在改革自己的生产线,比亚迪在学习日本的生产线的同时颠覆了这个行业的作业方式,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从学习,引进国外的生产线,到出口我们自己的生产线,中国企业完成了一个真正的跨越和突破,以皇明太阳能为例,这个企业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制造逻辑,完成了世界上唯一的太阳能镀膜生产线,并将这种制造生产线逐步的出口到其他的国家,可以这样说,中国未来的制造将会有更多的企业来实现这样转移。30年河东,30年河西,也只有这样,中国的制造大国的地位才可以突破低廉制造的阴影,走向“战略制造”的道路。

未标题-1.jpg

尹传高   哲学(一)

尹传高   哲学(二)

尹传高   哲学(三)

尹传高   哲学(四)

尹传高   哲学(五)

尹传高   哲学(六)

尹传高   哲学(七)

尹传高   哲学(八)

尹传高   哲学(九)

尹传高   哲学(十)

尹传高   哲学(十一)

尹传高   哲学(十二)

尹传高   哲学(十三)

尹传高   哲学(十四)

尹传高   哲学(十五)

尹传高   哲学(十六)

尹传高   哲学(十七)

尹传高   哲学(十八)

尹传高   哲学(十九)

尹传高   哲学(二十)

尹传高   哲学(二十一)

尹传高   哲学(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