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商业工程技术研究院

尹传高 哲学(十八)

 二维码
作者:尹传高 博士

第七章:诗歌的创造

     1

我的创造是从诗歌开始的。或者说,我的第一项创造是创作了“先验的诗歌”。

人生下来就是为了一首诗,一首能够说明其本身的诗,我认为,每个人从一开始都应该是一个诗人,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我的创造是从诗歌开始的原因。

人的第一声哭就是一首诗的音符,而且没有那么明显的逻辑,是简单的,但是它是自然的符合人的天然属性的那种东西,我必须从这个真实的哲学形式中找到人生发展进步成功的基因。

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创造而成功,其核心的原理是人人生下来就是一首完整的诗,是一个开始表达自己哲学思维的诗歌,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只有“先验的诗歌”才是真正的诗歌的根本原因。

我全部的创造思想历程是从对诗歌的理解开始的,我打通了诗歌和哲学之间的边界,按照现在的“蓝海战略”的理论,“先验的诗歌”应该是一个诗歌的蓝海吧,可惜,我没有市场经济的思维,没有把这样的一个新品种创造出好的商业模式来!

       2


那诗歌能成为商业吗?这个是个根本性的问题,也是我的生命中最大的悖论,为什么诗人更多的是痛苦和郁闷?但是我现在认为,真正的诗歌应该是反映人生的这种商业化的价值的,必须反映人生的真实的画面,诗歌的价值就是反映人之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的现实和对其职业现状的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曹操有感而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还有我最为感动的“忧从中来,不可断绝“呢?这样的诗歌寄托了诗人的哲学思维和对现实生活的感悟,这种诗歌是我最喜欢的诗歌,也是我对诗歌题材的深刻理解,也就是说诗歌反映的是人的哲学世界观,从这里所开始的诗歌才是人基于现实的,基于人之为人的,基于人之智慧的形式美,因此,我把我的全部诗歌创造赋予“先验的诗歌”的新理想,基于这样的一个诗歌的特有的概念和创造新动力。

诗歌以其飘逸灵动的特质存在于人们的精神深处,只有真正用心和具有高度悟性的人才可以捕捉到这样的东西,每个人都是从诗人开始的,但为什么只有少数人成为了诗人?而不是更多的人做了诗人呢?人们对诗歌的理解产生了偏差,人们对诗歌的本质认识产生了误区,其实,诗人之完美源于和哲学联系起来了,是哲学思想和诗人之精神特质结合起来,只有如此,诗人才是有生命力的,诗歌才可以在商业化的土壤中长出鲜艳的奇葩!

在诗歌的创作和思考中,我发现真正的诗歌是赋予人生价值的,是赋予人的哲学系统的,是对人之生命力的表达,是对生命力的真正创造,在这样的基础上,我发现诗人是快乐的,是挖掘自己生命的,是洞察人生本质的,是美好的,所以,我认为一个真正的诗人是健康快乐的,是有自己鲜明的哲学系统的,所以,我必须要有自己的哲学,必须发现这个时代的哲学,站在这样的哲学基础之上,我们才可以找到这个时代的诗歌和这个时代的哲学。

    所以,一个伟大的诗人应该是一个哲学家。因为这样的理想,我开始了关于哲学的创造。

中国人每个人都是哲学思考者,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哲学家。这样的一个哲学国度奠定了中国人创造自己的前提。但是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哲学历史悠久的国家,创造哲学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奢侈品,变成了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中国人可能最缺乏的就是创造力。这就是哲学的困境,也是中国人商业创造力的困境。

今天的中国,经济步入动力缺乏的困境,原因是技术创造的能力的缺乏。我们是一个非常擅长贸易创新的国家,但在基础技术创新和系统创新方面明显不足。因此,难以出现像苹果、微软这样的伟大公司。大家都在思考如何改变,但核心是我们的哲学思想没有创造,我们的思维没有系统的创造,社会对“创造学”也没有形成共识。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哲学的创造是最为根本的。没有哲学本质的创造,就不能真正改变人的思维。商业价值系统就没有核心。

哲学的创造力应在民间去寻找,而不是仅仅在大学的那些教授们的课件中去寻找。真正的哲学是要对这个时代有深刻的洞察力,去真正的感受这个时代的脉搏,去领略社会上人的痛苦和欢乐。人,只有真正的生活在这个时代一线的人才可能是真正的哲学家,哲学家不可能靠冥想和推理来获得真正的创新。

习近平主席说,论文要写在脚下的土地上。

正是在这样的价值驱动下,我创造了一种哲学,它就是“工具秩序主义”哲学。这种哲学是我的想象力和对现实的感悟的结合的产物。20多岁的时候,我陆陆续续地取得了部分的研究成果,并写下来。在《工具与秩序》一书中,我提出了思维与存在一致性的本体哲学,并在这个本体的哲学基础上,我提出了哲学思维的6大世界和15种哲学工具,这就是人创造思维的15种最为核心的模式,这样模式的概念以后也为我在商业创造方面打下基础,所以,研究我的战略思想历程必须要从我的哲学系统中去寻找线索,并从这里开始进行逻辑性的推理。

3

关于哲学思维的15种模式的总结是我在哲学创造方面最系统和核心的成果,所以,我们必须要对它有全面的认识,我发现,人类思想的历史正是沿着这样的一个方向才可以看到一比较清晰的路径,在庞杂的历史底色中,我们看到人的思维也大约存在着一个类似的规律,也存在着一个可以挖掘其逻辑根源的元点,所有先哲们的创造在人类精神的最深处我们都可以看到类似的模式故事,当然,先哲们不会用现在如此商业化的语言来描述其哲学深度和智慧,但在我看来,哲学正是开始向商业融合了。

思维模式已经成为现实商业战略思维的核心基础。我认为我创造了这个方面的融合,哲学也从此开始了其商业化的征程,哲学从神秘的智慧之阁进入到真正生机勃勃的现实思考中,哲学家的价值也和商业化的创造结合在一起了。这是我在哲学思考后进行的洞察。所以,我觉得“工具秩序主义”哲学实现了这样的一个目标。

    贯通是学习的目标,一个人的成功或者说一个希望成功都必须到达管理的境界,其实,所有成功者都必须发现这样的一个常识,必须发现自己因为某一点通了而在其他相关方面具备贯通的能力,这正是我说的关于创造的意义所在。

诗歌的创造可以理解为创意、艺术和非理性。

诗歌的创造从幸福开始。

感谢你给我的幸福,我的幸福让我不得不要大声的谈论幸福。

那种基于人性的自然的吸引是爱情的胚胎。

 每个人的幸福都应该有一个意思的源头,那是多年生活的集中爆发,是无意识领域汇合在一起的情感和阅历的综合性偶像,这涉及到美和生活方式的表达形式,每个人的潜意识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女神。

下面的诗名是《献给真实》,这是我认为最能反映我诗歌思想和创作实践的一首诗。

我用一生的虔诚赋予你的意义,

我将歌唱,因为你给世界的永恒。

由死亡出发,由死亡延伸,

面对虚无,人类领略到真正的美!

犹如我的爱人,柔情无限而无声息,

苦痛,思索而不迷失总被爱牵引。

这是同样的世界,贫乏与繁荣,得失之间,

你的手仗无形的定义着智慧与愚笨。

高悬你神圣的思想的太阳,

犹如乡野的气息,野性与纯朴的芳香。

犹如我的父母,用最平凡的动作,

用忍耐,诚实、简单赋予自己的生活。

也许是这样,劳碌一生,甚至一事无成,

我仍看到你的微笑,因为,我的真实而微笑

你是大地的鲜花,弥漫四处是你的香泽,

从此,我感到世界的温馨,并不贫乏。

在绝无声息的时空,我听见时间的流动,

仿佛你的声音,在真切的呼唤我的名字!

我们相对而立,我们沉思,默想也思念,

友谊、事业、爱情,另外一个世界追逐辉煌的经历;

在这静夜,我们相对而立,怀念遥远的故事,

有时激动,有时悲伤,为成功,也为忧郁的爱情!

我虔诚地寻觅,在你慈祥的目光里,

黑夜里有星星,孤独中有书籍;

我用感激的泪水享受你的博大而充盈;

我用生命去歌唱你的完美!

因为一个字的意义,我用热情面对生活的一切,

得到,现在开始;失去,选择更远的路。

不变的总是你,犹如我的母亲,兄弟和爱人,

在幸福的家里,期待流浪归来的我的灵魂!

在我的思想历程中,我经常会用诗的语言和哲学化的思考来表达我对这个世界和对人生的看法,而很多最深刻的画面来自于我对农村和父母真实生活的理解,这样的真实生活逐步的形成了我作为一个诗人或者是哲学家的重要精神品质,在我的做人做事的过程中,真实已经成为我的个人风格和人生哲学。

而在荒唐学生时代所学的那些诗和哲学,在三十年后看来,也是很有价值的,诗可以给一个人想象力的翅膀,而哲学则可以给人以深度,给人以逻辑和整合的力量,带来思维的超越,也成为人生现实发展的直接的线索,你可以发现一个人为什么会如此选择,和为什么如此的动荡不安。

诗歌的创造对于人来说,是延伸生命的重要乐章。

诗歌的创造是对哲学逻辑的想象,是对管理工具的关系想象,是对沟通思维的系统性想象。因此,关于诗歌的创造是创造主义的核心动力。牵一发而动全身。

 诗歌是画中的情绪,也是我们对现实世界最深刻的感知,所以我说每个人都是一个诗人,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记忆深刻的画面。诗人是把这种画面变成了诗,而一般人把这种画面化成了行动的潜在意识,化成了认识进步或者持续成长的动力。

  中国缺什么?很多人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在我看来,缺乏一种自然的智慧,缺乏从常识中生长出来的智慧,缺乏生机勃勃的生命的智慧,这种智慧在土地中,在最基础的生活方式中,在没有装饰的田园中,我们必须具备这样的洞察力才可以做好这一点。

  事实上,我们也是在向这样的方向在努力。我在上面的《献给真实》中有效地反映了我的这种核心理念。

对我而言,真是可笑,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是那么的充满激情,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但只是感觉是大海在退潮后,留下了一些初步的痕迹,就像鸟飞过,留下了几根鱼肚白般的羽毛。我不会将这羽毛丢掉的,我会像少年一样,写一首三节十四行诗。最先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诗人,我写过三千多首诗,最长的三千行,但基本没发表。

我最长的一首诗叫《辛柏达游记》三千多行,是读高中的时候写的,我每个早上就开始写诗歌,同学们都在晨读的时候,我就开始写诗,所以,我无法成为成绩好的学生,但我知道我喜欢这种东西,而没有对未来做很多现实性的规划。高中是人生中最有意思的时代,也对人生有最重大的影响。

所以我的时间安排中,最好的时光可能在构思我的诗作,读歌德,荷尔马,拜伦,雨果,普希金,也读马克思,我太熟悉他了,他的《资本论》,对我产生了影响,这种影响从身心上产生了基因的改变。

和这个犹太人一样,还有几个犹太人也对我产生了作用,那就是爱因斯坦,还有那个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佛罗希德。我十几岁的时候就读了很多这类人物的书。为此,我激怒了我的母亲,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她省下粮食供我上学。而我却抛下课业进行那些与现实生活无关的贵族式的思考。我的行为与现实情况十分不相符,但当时却对未来没有一个现实的认识,更没有远景的战略规划。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其战略的话,那我可以说,这个战略就是一个幻想,一个实际上是跟着感觉走的东西。战略准确的理解应该是产生于虚无,也产生于幻想。这个也像是一些没路可走的老板一样,为了养家糊口,是要找点事做一样,在起步阶段,根本就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商业理念,什么高效的管理办法和工具,和乔布斯没什么两样,那种车库创业的困难和无助,使一个人的全部精力想的是搞点钱,要活命。

很多民营企业基本也是这样的发展模式,为了一家人的生存不小心沾上了一个不错的行业,于是,就发展好了。有时,人生的布局会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而出现转折。甚至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破局是果断。这在我的著作《破局》中得到充分的论证。这个世界变化很快,已经来不及太多的思考,我们又要开始我们的航程。在每一次行动之前,我们可能有的有充分的市场调研,有的做了方向的调整,也有的是随意的或者说是随机的,人生的战略就是如此的真实和实际。

但谈战略而不研究人生实在是可笑的事情,如果不能真正的认识你自己,也实在是一个欲速则不达的事。

我们的企业家和经理人们,为生计,为工作,为年薪,不断的奔忙和调整自己,面对未来,谁也无法厘清自己的具体线路。美国的国防部长拉母斯菲尔德说:“未来就是不知”。只有实践和行动才是有价值的。空谈战略是误导,对组织和个人都无益。

未标题-1.jpg

尹传高   哲学(一)

尹传高   哲学(二)

尹传高   哲学(三)

尹传高   哲学(四)

尹传高   哲学(五)

尹传高   哲学(六)

尹传高   哲学(七)

尹传高   哲学(八)

尹传高   哲学(九)

尹传高   哲学(十)

尹传高   哲学(十一)

尹传高   哲学(十二)

尹传高   哲学(十三)

尹传高   哲学(十四)

尹传高   哲学(十五)

尹传高   哲学(十六)

尹传高   哲学(十七)

尹传高   哲学(十八)

尹传高   哲学(十九)

尹传高   哲学(二十)

尹传高   哲学(二十一)

尹传高   哲学(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