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商业工程技术研究院

尹传高 哲学(十四)

 二维码
作者:尹传高 博士

第四章   论文化形式的哲学意义(续)

             3,

哲学的最高目标永远是要证明人的不朽性,这可能是个哲学事实。它对应着一个古老的问题,即人是具有本性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被许多哲学家所争论。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人在不断地得到进化,它一直在沿着一个更加崇高的方向在发展。人性的发展不管在感性上、理性上、历史上,还是在其所谓符号形式上,它都没有偏离人本身。虽然我们并不能确切地称呼这种本性的东酉叫什么?但我们可以肯定它确实是存在的。哲学家们的认识都是一个时期、某一个侧面的认识。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东西它不可能争论到今天。虽然如此.这种本性的东西应该不是一个抽象物,不是一个纯形而上学的概念。它也不是那种类似单子的感觉存在。它应该是一个具体物,应该可以用来描绘。这种东西今天我们把它称作“思维工具”。它是思维的价值表现,非常有效具体地表达了人的思维性,并且有着丰富的内涵与外延,它的作用可以创造文化,同时也可以成为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

思维工具建造着观念世界,用“概念’的形式工具表达着历史的观念,把已经死去的生命力复活,给一个现实的人注入真正的不朽的潜在活力,我们必须把人类这种追求不朽的真正动机描绘为一种现实的、可以操作的实践活动,而不是将它只是放在口号上或少数具有特别禀赋的天才人物身上,不能将这种活动放在纯理解的梦幻般的期待中,追求不朽的雄图大略可以描绘成一种群众活动,这样人类才可以心照不宣地领会永恒的价值,哲学的所有论证才算找到了归宿。

历史使这一梦想找到现实得以生长繁殖的土壤。

考察世界史,可以发现历史学家的任务,是要力图确定那些经久不变的周期性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因素,这些因素是文明的困子,能够使我们的理智和情感引起强烈的共鸣。

因此,我们应该明确区分历史事实、历史文明的概念。

    歌德说:“一切事实的真实都包含着理论的真实。我们必须研究这些事实,赖以被理解的诸知识形态”。我们历史学的工作显然不是纯粹的历史事实的日记帐似的逻辑。这是事实中渗透了当时的人类时代精神、时代的变迁,新时代又注入了新的活力。虽然我们没有必要去考察所有的判断标准,然而文明却是从所有事实中抽象出来的社会物质和精神进步的力量,创造性的工作必须全面地客观地搜索出所有的历史事实。所谓历史就是要求用这种历史性的眼光来描述社会发展的进程。修昔底德是第一位描述自己的时代并以清晰的批评精抻回顾过去的思想家。历史的生命力取决于这种批判力及历史文明的判定标准。

我们必须立足于我们的现实,重构文明的理想。未来是不确定的,现在是不充分的,只有历史发生过,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既不是“历史就是全部”的历史主义斗士,也不是全盘否定历史的权力意志派。因此,全部历史事实只有渗入了现代人的精神后方才可以复活其固有的生命力;也只能用现代人的责任感历史的生命力才能被我们所吸收。这种实在的力量才可以真正使我们有所作为。

金卡尔说:“全部科学合在一起就是人类的智慧,这个智慧尽管能用于种种不同的学科,但始终是一个整体,不会因此被分成不同的东西”。历史就是历史事实的整体,它有科学的历史,语言的历史,艺术的历史等,这些知识驳杂纷繁,隐蔽晦涩,历史学家必须学习阅读和理解这些过去的事实——不是把它们当作过去的死东西,而是当作以往的活的信息。

卡西尔写道:“历史学家与其说是一个科学家不如说是一个语言学家.......。历史学家所寻找的毋宁是一个旧时代精神的物化,他在法律和法令、宪条与法案、社会制度和政治机构、宗教习惯与仪式中寻找着共同的精神。对真正的历史学家来说,这样的材料不是僵化的事实而是活的形式。历史就是力图把所有这些零乱的东西,把过去的杂乱无章的支梢末节结合在一起浇铸成新的样态”。

预测不仅针对将来,对历史事实的思考也存在着预测;这种预测的种种结果只会使实在更加完满,使存在更加迈向生活的本质。

历史的意义在于使过去的现成的东西激发它的生命力,这种立足于现实的有价值、有意义的创造、回顾,使历史事实中潜在的意义部分显示出来,变成明确的东西,可以成为观念的东西,成为完整性的一个方面。历史的哲学告诉我:一个概念的充分规定极少是第一位引进该概念的思想家的。这个问题处在它潜在的状态时,它全部的意义就不可能被了解,隐态到显态的过程,这是未来的工作,许多基本趋势也只有存在相当晚的时候才证实它的全部力量和重要性,一个政治理想和政治纲要,开始时总是很模糊的,后来通过发展和再认识才变得明确。

马克思看出了历史的规律,这一结论来源于历史事实,来源于历史文明的成果,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互相作用的规律既成了总结过去过程的规律,也成了指导现实运动预测将来的科学依据。

对历史来说,历史事实仅仅是外壳,他在外壳之下寻找着一种文化生活——一种具有行动与激情,问题与答案张力与缓解的生活——归根到底将要寻找一种可能达到的事物的秩序,人的秩序,他必须根据自我对工具的运用和掌握程度最大限度地诠释这些事实的精神。

历史学的最大功绩是要形成认识境界上的历史性。通过对事物客观化过程的规范化描述,找出其价值所在。历史性具有高于阶段性的判断能力。历史是一个巨大的参考系,它像一面镜子反观着人类。

             4,

赫拉克利特说:“理解变化的规律而且在人的世界去寻找,在这个人类世界中,言语的能力占据中心地位。因此,要理解宇宙的意义,就必须理解言语的意义。”

我把语言的哲学意义归结为下面几条原理:

原理一:语言是对存在与思维一致性的肯定,随着思维与存在的发展,体现着一个进化过程。

附释:人类语言总是起源于这种存在与思维的一致性。巴门尼德说:“我们不可能分离存在与思维.因为它们是统一的,只有从这个原则出发,知识才是可以理解的。关于语.言的起源问题,很早时期的感叹说认为言语起源于某些具有单纯情节性质的音节、是人类情感的无意识表露.是感叹.突进而出的呼喊。感叹说显然只是表面化的解释。囤为恐惧、愤怒、痛苦或欢乐而发出的狂叫并不是人类独具的特性。而对存在与思维一致性的肯定就会产生这么一种认识:语言的意图将会作为思想的工具,并不是情感的无意识流露或吼叫声,而且这种一致性也会赋予语言一种功能,找到能联系二者的名称,称谓或概念,欲求的东西总会成为实践的东西,语言实在是一种发现。

梅杰.(D.R.Maior)在《心理发展的开端》中指出:“儿童从第二十个月开始就表现出一种尽力给事物命名的狂热,仿佛要告诉别人这些事物的名称,或要使我们注意到他正在审视的事物。他会看着、指着,或把手放在一个东西上面,说着他的名字,然后才看着他的同伴们。”靠着学会给事物命名,儿童们学会了特指那些对象的概念,学会了与客观世界打交道。没有名称或概念的帮助,在客观化的进化进程中取得的每一个进步,就始终都有在下一瞬间再度失去的危险。一个儿童有意识地使用的最初一些名称,可以比之为盲人借以探路的拐杖,而语言作为一个整体,则成为走向一个新世界的道路。想要说话的渴望和热情,并非出单纯的要学习的欲望,而是标志着企图探知并征服一个客观世界的愿望,正是这种存在与思维一致性的肯定,才使这一愿望从走出第一步开始就意味着成为可能。   

人类语言是从最初的具体的状态进展到较为抽象的状态的,最初的名称或概念都是具体的,它们依附于对特殊事物或特殊活动的领悟,随着对事物的细微方面认识的增加,语言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也日益增加,一些名称或概念的意义相应地产生变化,为此,为了说明言语的日益丰富的内容,言语的抽象行动得到了实现。言语的进化反映了人类认识的深刻性。

原理二:语言是使人成为现实性的那种方式、手段或对象,语言反映着人类对现实的理解。

附释:语言理论的一种迫切的任务是要教会我们在实际的社会政治生活中如何说,如何做。在伟大的政治斗争中,语言是有力的武器,在实际生活中人的一个重要特色是不但要创造它的生活,而且还要表达这种生活,传播这种生活。语言作为最有效的传播手段,能极为有效地增加自我认识的丰富性,语言利用现实世界的有效的思维工具,淋漓尽致地表达其生命力,反映着人类创造和征服世界的文明。

原理三:思维活动与语言的活动是一致的。思维方式的倾向性决定其言语意义的倾向性。

附释:我们必须有效地区分:失误、谎言、语言传播中的差异,人体语言的模糊性等与思想活动的真正差别,我们必须指出语言的活动是一个十分复杂而具有个性的活动,它受性别、学识、修养、环境、意图等的影响,这是语言现象的一个根本事实,可是语言毕竟是人的思想活动的产物,是思维工具运用的结果,实质上这种思想的过程也是如此富于差异,如此绚丽多彩,只是我们难以觉察而已。

语言的个性化是思想个性化的结果,思想的命运决定其现实的命运,这也是我们已经阐明的基本思想。

未标题-1.jpg

尹传高   哲学(一)

尹传高   哲学(二)

尹传高   哲学(三)

尹传高   哲学(四)

尹传高   哲学(五)

尹传高   哲学(六)

尹传高   哲学(七)

尹传高   哲学(八)

尹传高   哲学(九)

尹传高   哲学(十)

尹传高   哲学(十一)

尹传高   哲学(十二)

尹传高   哲学(十三)

尹传高   哲学(十四)

尹传高   哲学(十五)

尹传高   哲学(十六)

尹传高   哲学(十七)

尹传高   哲学(十八)

尹传高   哲学(十九)

尹传高   哲学(二十)

尹传高   哲学(二十一)

尹传高   哲学(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