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商业工程技术研究院

尹传高  哲学(一)

 二维码
作者:中商研究院官网

      

 自序:哲学精神

哲学总是在创造之中,它既是一种发明,也是一种发现。因此,伟大的哲学家既是伟大的发明者,也是卓越的发现者。发明是根据实用的臆想进行构造,对一特定对象进行加工和完善,以便更方便、更节省、更简单。发明的产物是精神活动的结果。而发现者则揭示掩藏在事物内部的规律、规则,他的发现成为人类文明辉煌的起点。从此,人类生活在朦胧之中,却可以凭借精神的力量达到和谐的真、善、美的境界。自然科学工作者研究自然规律,结果领悟了宇宙的结构和力的规则。社会科学工作者研究历史和现实,从而找到贯穿其变化的神秘之“道”,于是通过它预测社会的趋势。因此,我们所理解的“真理”既是这种发明现象,也是诸种发现本身。真理的特质是要将人类引向富于智慧的简单,引向秩序,以期更有限、更具活力——这种禀赋总是更能使人类理解和享受生活。

因此,伟大的发明者和发现者是人类生活的导师,他们揭示的“真理”使人类更加认识和接近生活本身。

可是除了“真理”之外,人类还是无所适从。显然,揭示真理并不是人类存在的依据,生活只是存在的另一种形式,根本的问题仍在阴影之中。显然这不是纯粹的发现者和发明者所能解决的。因此,智慧的领域出现“人”的概念。

人类开始认识人本身。从对自然的认识升华到认识人本身,把自身作为认识和研究的对象,这是人类文明的第二个里程碑,它的丰富内涵超越了“真理”本身,超越了宇宙的规律。一句话,人类应该理解自身的问题。

“真理”给予人类一种确定性;而“人”却使人类模糊不清。

人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形式,它可以是神,可以是虚无缥缈的图腾;它是病态的、本能的;宇宙的、具有魔力的,实用的、行动的实践者。一句话,“人”就是人类自己,该怎样保持与“真理”的平衡,并真正超越自己?人类在怀疑中却坚信这是一条可以找到的“真理”。只有找到了这条真理,人类才是永恒的。

这时我们说这种思维的创造就是一种“哲学”。虽然“哲学”概念不及“真理”和“人”更具伟大的意义。然而,它可能是一把钥匙。这把钥匙可以打开人类的精神之门,实践人类的梦想。

论证“人=真理”,依赖于哲学。

要论证这一等式,就应该找到各自本质的特征,这一思路是正确的。而沿用这一正确的路线出发,思想的过程经历极其漫长的时空。

创造者们基于对真理的纯洁的爱以及对人本身最崇高的希望,各自构造着精神的梦想和实践着求知的奇迹。

真正的哲学总是既属于真理,又属于人,并且总是模糊不清地论证着二者的一致性。

“道”基于“中庸”,是真理的,也属于人们思辨的过程,既是真理产生的过程,也是人本身认识的过程。

“上帝”的概念存在于人的认识之中,也掩藏在真理的规则之内。“意志”如果被认作是人本性的特征,那么也可以认为是真理的内在运作。这二者之间存在着一致的活性。

事实总是如此:哲学总是在严谨中反射着人性,在人的领域寻找着思辨。总是在寻找“真理”的时候发现了“人”,在省视自身时预见到冷峻的“真理”。

这是所有哲学探索的心理传记。

就像思维只有和人联系在一起才具有生命力一样,讨论存在问题也应该联系真理。只有联系真理的存在既不是纯抽象的存在物,也不是具体的世界,而是有意义的、有活力的被人的精神所规划的那个实体的庄园。

因此,“人”与思维,“真理”与存在有着不解之缘。

在这里,我们是否找到了那个活跃在我们心灵之中的一般规则!

这个规则就是:存在的思维与思维的存在是一致的。

有人会呐喊:这就是上帝。

我说:这就是秩序。

请问:这一崇高的转变是怎样完成的呢?怎样通过真理的光亮存在于上帝中呢?而真理又是怎样通过人的智慧来形成心灵的秩序的?

这一过程开始于人的诞生,而且还要长期存在下去。

思维工具使这一过程成为历史和现实,并且奠定了这一过程永恒存在的价值。

思维工具不同于思维活动、思维运动,也不同于思维规律,它可以理解为思维过程的特有形式,是一种模式或者是一个创造的质。类似于人类发明的实践工具,只是实践工具耕耘着外在的世界,而思维工具勾勒着精神世界。

思维工具与实践工具的对应关系唯一地说明了存在与思维。

在这里,通过哲学我们找到了怎样进入“人=真理”的殿堂。

哲学总是只能徘徊在这一理想面前。

而要完善地论证这一法则,找到了论证方法和完成论证手段两个方面还显不够,哲学还必须从更宽广的领域对其认识界限作出严格的说明。这一说明不是从抽象论证回归到抽象论证,而是由本身特征出发回归到本身特征。

完整性和跳跃性是存在与思维的根本特征。完整性是显态和隐态的总和,是意识和无意识的叠加。它把一个绝对无限的概念变成了一个为人所熟悉的、有内容的实体。完整性是“真理”和“人”的尺度。跳跃性则是工具的运用。工具的运用不受规律的支配,其动力是完整性的实现。而上帝(一个既是存在,又是思维的实体)的概念正是通过完整性和跳跃性来表现自身的。

于是,哲学完成了“人=真理”的基本论证:

1) 人的本性是思维的,真理的本性是存在的,而存在的思维和思维的存在是一致的。

2) 思维工具外化为实践工具,全部思维工具和历史就是思维发展的历史,全部实践工具的历史就是存在演变的历史。

3) 完整性与跳跃性是存在与思维的共同特征。

如果立论成立了,我们的世界观就应该有一个好的转移。也就是说,当我们评价真理的时候就必须站在人的基础上;而评价人时就必须依据对真理的认识。那么,“真理”和“人”的认识又是怎样的认识呢?其实,提出问题也就找到了答案。

事实总是这样,人的认识形式有多少,就有多少真理的认识形式,我们可以用排列的方法将他们列举出来。“人”和“真理”总是共同进入人类的心灵。

这时,我们可以提出这么一个基本思想:即人的命运或者是其现实的、思想的命运,取决于其对工具的理解和把握。归根到底取决于工具的运用程度。

哲学精神正是为了揭示这一思想,落脚总是要阐明一个理念:人将通过真理而认识自身。

未标题-1.jpg

尹传高   哲学(一)

尹传高   哲学(二)

尹传高   哲学(三)

尹传高   哲学(四)

尹传高   哲学(五)

尹传高   哲学(六)

尹传高   哲学(七)

尹传高   哲学(八)

尹传高   哲学(九)

尹传高   哲学(十)

尹传高   哲学(十一)

尹传高   哲学(十二)

尹传高   哲学(十三)

尹传高   哲学(十四)

尹传高   哲学(十五)

尹传高   哲学(十六)

尹传高   哲学(十七)

尹传高   哲学(十八)

尹传高   哲学(十九)

尹传高   哲学(二十)

尹传高   哲学(二十一)

尹传高   哲学(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