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商业工程技术研究院

谢志华:疫情下的企业应变管理之道

发表时间:2020-06-27 14:27作者:谢志华 :北京工商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来源:办公室

谢志华:疫情下的企业应变管理之道

(谢志华 北京工商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财政部会计名家、教育部工商管理学科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商业会计学会会长,中商研究院院长

对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生活的影响,从哲学层面产生了一些想法。


第一个问题,什么叫生命。如果这样一个病毒不会导致我们生命亡结,仅仅只是一种短暂的影响,也许我们用不着这么恐慌,也许也用不着大动干戈,用“战疫”来解决现在面临的这种风险。就是因为生命在这种病毒下面不可延续,使得我们产生了无限的恐惧,也使得我们的国家和政府对生命负有全权的爱惜和尊重,所以倾一切力量来解决问题。


人的生命由于这个病情可能被终止,可是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说起来生命本质严格意义上就是一种可延续性。人类在自己生命发展中,每个个体生命都是优先的,但是任何一个个体都希望生命无限延伸。


人类采取了传宗接代的方式,让生命生生不息。这样就是得到了生命的本质,即可持续性。企业也有自己的生命,当我们在企业发展的进程中,企盼着企业在一天、一个月或者某个时辰能够快速的发展,快速增长价值,就像我们买六合彩一样,买彩票一样,突然发财。但是这种生命,这样发财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衡量一个企业的价值就在于它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有人说企业的本质在于生命,而生命在于可持续性。持续性的本质是什么?在某一个时点高速发展,发展的让人羡慕不己,这是生命的一种高度,但不是生命的本质。在某个时刻毁于一旦,生命都没了,这当然不是企业的本质,也不是企业生命的本质。如何保持企业可持续,还要加上两个字叫“稳定”发展,就构成了企业生命的本质。


与人不同,一个企业不需要传宗接代,一个企业的生命就看它能否长期的发展下去,成为千年老店,或者万年老店,这才是企业的本质。如果我们的企业在历史上发展的非常好,在某一年发展的非常好,但是在后来的某一天突然消失了,以前的一切存在也就消失掉了。在这个意义上,如何保证企业可持续下去,是企业生命力最根本的特征。


前年全世界有一个统计,目前活到200年的企业有多少家呢?全球一共是2万家,其中40%在德国和日本。当然,作为现在我们理解的企业,中国一家都没有上榜。在这一点,我们首先对生命有了认识,如何保持企业生命长期发展,这也成为了我们企业首要追求的目标。


长期主义这个词已经在全球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可以用来共勉。长期主义的本质就是保证企业可持续、稳定增长。“稳定”两个字十分重要。当我们在某个时期发展的非常快速的时候,可以想象,我们会在一个行当里面投入大量的资源,当这个行业萎缩的时候,高速增长的结果,就会迅速导致死亡。


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也要保持可持续稳定增长。大家可以试想,如果有一年我们成长到了100%,我们要掉下去,即便是掉到1%,那是99%的下降,生命就可以毁掉,有点硬着陆的概念。如果我们保持6%,保持10%的增长,即便是降下去,降到1%,也只是9%的下跌,我们不会从很高的悬崖上掉下去,走向死亡的境地。生命最可贵的是叫可持续均衡发展。


不以事喜而喜,不以事悲而悲,保持平和的形态,包括宁静生活的过程。生命才能走的更远。我想这是我第一个看法。


第二个问题,这个疫情对我们的启示是共享。当武汉、湖北发生疫情的时候,我们看到在中国每个角落,还看到世界很多的地方,都说“武汉加油”,“湖北加油”,还说“中国加油”。正是有一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状态,所以同舟共济成为了这样一个世界发展的,最为重要的哲学。


“人类命运共同体”,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连接在一块。不仅是我们的人民,也包括我们的经济、政治,文化,一体化的进程使得人类不能不走向共享,共享的内涵一方面要共同来创造,另一方面也要共同分配。正是由于共享,所以我们这次疫情防御,在武汉、湖北出现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几乎每天都在新闻报道上看到了各式各样的企业,各式各样的人们,各式各类的政府和民间组织,都向疫情最严重的地区进行支持。


人类走到今天,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一个共创、共人、共享的世界。一个企业要走得更远,走得更好,就要善于利用这个世界外部一切资源,也要得到外部一切资源的支持。这大概就是一种互动的共享。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句话,只有学会散财的人才会聚财。共享是一种散财的概念,中国也有这样的话叫“舍得”。他还说“在巨富中死亡是一种耻辱”。所以一个企业走到今天,它要能够持续、长久的走下去,我们不能再走股东至上主义,不能把股东价值最大化,也不能再走企业至上主义,这样仅仅是企业价值最大化。


当我们在财务上提出目标,即利益相关者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把共享的概念进一步在进行扩展。由股东,由企业内再到企业外,所有与我们进行交易的各方都应该去共享。除此而外,我们进一步扩展,当企业走到今天,它是社会整个大家庭的一个细胞的时候,想必离开了其他的细胞,离开了这些细胞和企业细胞的组织连接关系,企业不可能很好的发展。所以就有了一个词叫“社会责任”。


走到今天,我们看到国际上对社会责任的界定已经非常宽泛,达到了2万条的责任条款。但是在我们本来意义上,可能更为原始。“不忘初心”的责任可能就是社会的一种奉献,这次我们看到一些企业,尤其是一些知名的企业,一方有难时,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如果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说,我们把它称之为“因果效应”,当你今年付出了,当你在这个时候付出了,你将来一定会有回报的,不管你这个付出的主体是否有回报的意愿,但是回报都是必然的。

一个好的企业,不仅要坚持长期主义的价值观,稳定持续发展,它一定还会坚持共享主义的价值观,一直和周围共容、共生、共成长。


第三个问题,坚持。其实在新冠疫情发生以后,有很多的患者在极其艰难的状态下活过来了。也确实有很快的生命陨落,我们也看到一些很经典的案例,年岁很大的人由于心理上的坚持,最后他们能够如愿以偿的回到了生命的正常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坚持是一种心态,是一种意志,更是一种实际行动。我们不能不认为,在人类生活中,精神的作用对我们物质世界,对我们肉体的作用,有超然性。所以我们经常讲精神超然、思想超然。


在现实中,最为重要的、最厉害的,造成最不好结果的病就是癌症。在《读者》里面看到,不可真正治的癌症数量只有5%到6%,其他的癌症有的不是真正的癌症,可能是我们的检验,可能是我们现在的判断标准导致的。还有的癌症是可以治愈的,但是他们得了一个结论,说这些治愈的里面,整体的癌症数量,1/3是过度检查的结果,还有1/3是过度治疗的结果,还有1/3甚至还加前面那两个1/3里面,也是和过度恐慌有关。因为过度恐慌一定会导致过度的检查,也会导致过度的治疗。所以我相信在人肉身和精神层面两个缺一不可,是辩证的两极,一个没有精神的肉体就是一个死的肉体,不能构成为人体,一个没有肉体的精神,精神从哪儿存在,失去了它物质的依托,这大概就是辩证法。


坚持干什么?就是要和病毒进行斗争。想想我们的抗日战争,当我们走到战略相持阶段的时候,“亡国论”出现了,毛泽东写了《论持久战》,使得我们能够坚持下来,我们才打败了日本侵略者。


在这里我们也不妨讲讲蔡锷的故事,蔡锷是民国三杰,也是当时民国第一个为他进行国葬的人,英名确实不小。可是在他的发展过程里面,却不是顺利的。我们每个企业的发展也是曲折的,有人说一个人不是因为有了长期的胜利才能走向成功,是因为他经历过失败,经历过挫折,他才能从失败和挫折中爬出来,才能走到更好的前景、更好的未来。


从这个意义上讲,坚持的本质绝不是对顺利而言的。一个一切都讲该然、必然的事情,无须要坚持。坚持就是因为我们经历过挫折,经历过失败,经历过痛苦,所以才需要。坚持在这个意义上讲,它具有某种要逆境生长、逆境成长的含义。当我们学会了把失败变成成功,把痛苦变成快乐,我想我们今天从疫情里面得到的启迪,就已经很深刻了。


蔡锷当年在广西踌躇满志,很想干一番事业,而且他干的事儿,确实符合当时社会发展的需求,符合老百姓的愿望。但是却遭到了一个有组织、有预谋、有体系的告状。蔡锷感觉到当他全心全意为天下之忧而忧的时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时候,却遇到了这样一种纠缠不休的,耸人听闻的诬告和迫害,也曾经导致他一种心里的颓废,甚至想到回到自己的老家,赡养父母,弃甲归田,做一个农民。但是蔡锷想到自己曾经的经历,自己受过的培养,想到这个社会对他的重托,他毅然决然的继续要战斗下去,当然后来上方派人也把诬告的事情进行了正名。所以后来,蔡锷就是这样一种坚持,进行了复国运动,然后到了四川,云南,又带领当时的军队进入四川,声讨袁世凯,最后让袁世凯的帝制很快的消亡。


这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坚持。我想人的差异,就在于谁在最困难的一刹那,是否再坚持下去。陶渊明写了一首古文,《桃花源记》中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柳暗花明就要因为你坚持了,你就会走到一个更好的情景状态。


想想这一点,我们不得不为现在疫情的企业提供这样一种启示,哪个企业的领导人能够在这样一种艰难之中坚持下去,哪一个企业的员工们在这样一个艰难的时刻,能够同舟共济。


曾经有人说过一个日本的企业,当企业不好的时候,所有员工都主动说可以减少我们的薪酬,企业的危难就是我们的危难,我们必须同舟共济。企业领导人当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时,要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去解决问题,而不是颓废、消沉。所以成功的企业和成功的人就是多坚持了那么一下,坚持者必将走向成功。


马克思讲,只有在崎岖的山路上,不断攀登的人,才能达到光辉的顶点。


这是我想的第一个启示。企业在今天要把握生命的本质,要围绕实现生命的本质,与整个社会、其他企业,与周围的环境共容、共生、共长。在最困难的时刻,我们最需要的是坚持。

新冠病毒这样一种疫情的到来,到底对我们的经济,特别是企业的经济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从我们身上,就可以感受到这种影响到底是什么?至少我们发现有两种影响是明显存在的。一个多月过去了,本应该是一个轰轰烈烈的春节、旅游的春节、走亲访友的春节,本应该是一个大家欢欢喜喜、吃吃乐乐的春节,但这些都从我们常规的年复一年的状态中消失了。


这样一种消失就对消费主导的行业产生了影响。最大的影响就是餐饮业,酒店业,旅游业。所以对于这样一个行当里面的企业,我们可以说它真的是一种严冬,但是它只是一个严冬,而不是持续的。我们可以往前再去追溯。有的行当确实并不直接与我们个人消费或者最终消费密切相关。零售业也是受影响,但是影响确实没有那么大,人们要吃喝,我们有了网络平台,有了新技术,实际上它要比其他的上面几个行业,相对要好,但是影响也是比较大的。有的行当像航天,它的发射确实与我们每个人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在这个意义上讲,它的影响相对就要小的多。


除了受到不利影响的行当,我们还有一些行当,确实是在疫情情况下,正好还是一个得到发展可能的机会。我们从来没有想象今天,人们需要这么多的防止病毒用具。


除此而外,与此相关的医药也密切相关。几多快乐,几多愁。新冠疫情的到来,对我们经济影响的这两个方面,有一部分是它的需求在短时间内减少了,但是只有疫情消失,只要我们取得了战役的最后胜利,这样的需求将继续存在。人们还需要旅游,还需要坐飞机,还需要聚会,还需要进行各种各样正常的、必须的消费。所以我们真的不用担心,那些仅仅由于疫情暂时导致需求的减少,它就是短暂的。但是我们真的要担心,仅仅是由于特定的疫情导致的,所谓需求急速增长,这是短暂的繁荣,短暂的景气,我们要为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未来风险提供准备。


在这个意义上讲,那些短暂的需求下降的企业能够坚持下去。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能达到光辉的彼岸。对于仅仅短暂景气的企业,我们一定要找到对接的,进一步可持续发展的路径。这是我站在一个微观的角度去看。


当然,我们要进一步分析企业面临风险的景象,有的是与疫情有关的,还有的是与疫情没有关系的。与疫情没有关系的,那就不是通过一些短暂、特殊的方式就能解决问题的。所以在后面的讨论里面,我们就必须要涉及到与疫情有关的影响和企业,和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的企业,我们要在这样一种疫情的背景下,解决未来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刚才我们已经谈得很清楚,企业的本质就是要保证生命的可持续、长期下去。以上对于影响的问题,大概做了这样一个简要的说明。型:

为什么讲转型呢?在新冠疫情的条件下,并非所有的企业经营的困境是由于疫情引起的。


其实长期看这些企业,他们本身就已经积累了风险,如果他们不解决这样一种长期以来所积攒的风险,他们就不可能在未来持续发展下去。即便是疫情的问题解决了,他们仍然要面临倒闭或者破产的风险。所以对于这类企业,最重要的是要学会转型。有很多企业在过去的发展中,由于没有找到市场的需求,或者传统的需求已经改变,所以没有跟着需求的变化而进行转型,导致现在进入了难以为继的状态。


过去在我们国有企业的管理中,在我们国家的企业管理中提出一个概念,叫僵尸企业。这样的企业无论有否疫情,我们都必须要趁着疫情这样一个机会实现转型。其实疫情给我们许多的企业,特别是难以为继的企业,还带来了一次转型的机会。我们的政府给予了各方面的政策支持,能为你的转型提供某种资金或者政策上的优惠,我们的员工在这样的时候也在心里和道义上为企业提供了支持,也为转型提供了机会。


我们有时候常说,可以同享福,但很难共患难。但是也有一句话,叫患难时见真情,这时候大家反而会逆向思考,企业好了,我们才能好。所以趁着这样一个转型时期,趁着这样一个疫情时期的真正利好,来取得一些转型的有利因素。


从长期稳定、持续发展的视角来看,每个企业都面临转型的可能。因为人类的消费在不断的变迁,产业也在不断的升级,我们一定要学会转型。转型从本质上讲是一个财务的问题,下一步我们的投资,将转到什么样的方向上去。无论我们是以股本的方式募集的资金,还是负债筹措的资金,我们到底把它投到什么样的方向上去。传统投资理念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我们一定要做自己会做的,能做的事儿,做我们熟悉的事情。


其实听起来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想想,从任何一个产业,一个企业初始状态来看,所有人类关于企业创新都是从零开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投资从来不是基于过去,由于你做过什么,你会做什么,你做成了什么才继续做什么。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的本质就是要面向未来,面向未来的需求。人们需要什么,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要去投什么。所有那些要面临转型,如果不转型就要死亡的企业,都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市场新的需求,没有根据这种需求和新的需求进行转型。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投资的本质不是因为你过去干过什么,从而决定投资到什么领域,而是人们未来需要什么,你必须改变投资,改变投资的领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才理解到,投资就是要转型。


在这里我们还要讲第二个关于投资的密码,投资不仅是面向未来的,而且投资也是面向外部的。不是因为你做过什么,而在未来继续做什么,这就是投资讲的第一个特征,叫面向未来,需求改变。而外部性,不是因为你企业有什么资源,就决定了你继续做什么,或者只做什么,我们把它叫资源决定论。投资实际上不是一种内部性,投资的本质是外部性,本身我们在投资的时候,利用的资金就是外部性的,我们上市、借钱,从这里,它的起点就已经开始了。


很多企业之所以转型困难,就是认为自己没有资源,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转型的门槛高不可攀,望而却步。如果我们改变一下这样的思路,我们就可能继续前行。